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pk10开奖 >> 看点文学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看点·红尘】母猪翻圈了(小说)

精品 【看点·红尘】母猪翻圈了(小说)


作者:王能伟 举人,4965.84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2394发表时间:2019-09-14 15:04:26
摘要:贫困的大山沟里的男人是悲哀的,婆娘跟大山外的老板鬼混,他们得赔上笑脸,爹娘她跟着一起赔着笑脸,也许,生活就是这样。

【看点·红尘】母猪翻圈了(小说)
   一大早,臭婆娘和胡大嘴吵起来了,针尖对麦芒,各不相让。
   刘沟村的山坳刚泛着鱼肚白,酣睡的山里人还沉浸入梦乡,沟底河流的吵架声打断了他们的梦乡。他们都嘟哝着,嘀咕着,发着牢骚。
   没有球事儿干的女人,杠了一辈子,黄土埋到脖子了还杠。
   要杠到阎王爷那儿去杠,别在阳间成天杠。
   这妯娌俩儿,一辈子一口气不和,这几天又杠得凶,家要败,出妖怪。
   这叫习惯成自然,三天不吵不杠,牙帮子痒得慌。
   要吵要杠也得找个时间,这大清早的天没亮。
   改天找大牛、二虎说说,搞个杠吵比赛,谁吵杠赢了发个奖。
   这法子说到心口窝儿了,坪村人都去当判官,杠吵赢了是大嫂,杠吵输了是王八瘪三龟孙子,一山难容二虎……
   坪里人不管是老俩口,还是小俩口,在枕头边上嚼着耳根子,嚼着嚼着,他们又很快进入了梦乡,这杠吵只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,杠吵声仍在继续。
   哪儿来的瞎母猪?眼睛瞎实了,没缝儿了,没见着老娘在洗菜吗?
   哪儿来的瞎母狗?胡咧个鸡巴,嘴巴长屁眼上了,胡乱放臭屁。
   谁个放臭屁?臭婆娘臭了一条沟,害不害臊。
   好意思说别人,胡家岭跑过来的破鞋,糟蹋了我们刘沟村里的路,一路的臊味儿。
   我是胡家岭的破鞋,你是胡家岭发骚的母猪,一路“跑花”(俗语母猪发情)过来的,还臭了坪村的一条沟,哎哟,这臭气冲鼻子。
   这两女人吵架还真有一套,一个会跺脚,一个会舞爪,声音之大,如炸雷般刺耳。
   说起这妯娌俩儿,或许是天生的冤家。
   臭婆娘是胡桂花到刘沟后叫出的外号,年轻的她生得苗条,身上溢满了桂花般的香气,是胡家岭的一枝花,令多少岭上的小伙子穷追不舍。胡家岭是个啥地方?不通路,不通电,土墙石板屋零星散落在半山腰上,是个鸟不拉屎、鬼不下蛋的穷地方。她对那些整天撵着她屁股跑的岭上小伙子不屑一顾,心气儿高着,要嫁也要嫁到岭外去,别留在这岭上一辈子受穷。三十里开外的坪沟虽说是一条沟,但比较宽阔,沟底有大片的良田,至少有田种,有白花花的大米吃,不像岭上,一年四季就是包谷糁搅红苕,吃得身上满是包谷和红苕味儿。刘二虎生得不错,虎背熊腰。那年代嫁男人就要能吃三碗饭有力气的男人,庄稼人以土地为生,没得力气能行么?刘二虎的阿爹是队长,在坪沟村跺一下脚,脚底下的土地也会颤一颤的人物。她有事儿没事儿就往坪沟跑,一来二去,跟刘二虎混熟了,熟了就睡到了刘二虎的床上不走了。这伤风败俗的事儿,在岭上和坪村传播了好长一段时间,都说养女赚钱货,她阿爹阿娘没捞着一分钱,气得翻白眼,闺女都上了人家的床上,生米做成了熟饭,他们能咋样?好在女儿嫁的地方不错,气也消了。爹娘不就是图个子女过得好吗?计较那么多干啥?
   胡桂花勤劳能干,刘二虎有一身好力气,两人齐心协力,小日子过得风生云起。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坪沟人都去了坪沟外打工去了,那些良田有些荒废,有的栽了树。她家的一亩三分田打理得棉被般平整、柔软。她没再种稻子,靠肩杠背驼的劳作太辛苦了,一田的稻子抵不得坪沟外的几天工钱,更抵不上她的一头猪崽钱。她喂了两头母猪,专下猪崽。猪崽要想长得壮实,全靠吃黑豆,她的一亩三分田全种上了黑豆,还把毗邻的坪沟人不种的荒废的田开垦出来,也都种上了黑豆。施的肥全是坪沟人茅坑里的屎尿,农家肥,肥庄稼,喂出来的猪崽壮实,猪崽长大后的猪肉吃了不生病,不能给猪崽喂催生剂,那是昧着良心赚钱。她不仅挑完自家茅坑的粪便,而且还挑完了左邻右舍的茅坑里的粪便,从早到晚见着她的时候,都是挑粪便,弄得身上整天都是臭哄哄的,坪沟人就叫起了“臭婆娘”,娃儿们叫她“臭婆婆”,叫着叫着,就出了名。昔日香飘十里的桂花成了一身臭气的婆娘。
   你个挨千刀的胡大嘴,不得好死,五雷轰你,死在初一早上。
   你个万人剐的臭婆娘,阎王爷今个儿都不放过你,让你吃不上过年的豆腐。
   这妯娌俩儿咒人的本事还真有一套。
   胡大嘴的本名胡荷花,并非本人生得荷花般出淤泥而不染婷婷玉立人见人爱,只因其两片厚嘴唇如开放的荷花般裂开,打小的时候,就被岭上人叫开了,叫开了就叫开了,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很不满意岭上这种叫法,当她记事儿时,有人这般叫她时,她便裂开嘴骂道,你才烂嘴呢,烂到头上长疮脚板流脓,可是,她越骂得凶,岭上人越叫得凶,渐渐地,岭上人就忘了她的真名,她的名字就是胡大嘴。胡大嘴正值怀春的年龄,被岭上的李二楞摁在包谷地里,半推半就中失了身,失了身她就糊里糊涂地成了李二楞的婆娘,新盖茅坑三天新,刚开始处于新婚兴奋期,半年过去了,这种热情失去了温度,柴米油盐醋等生活锁事儿,扰得她心里烦透了李二楞,这个整天守在家里不愿出门搞副业的家伙,好吃懒做,游手好闲,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差,眼看着堂姐胡桂花嫁到了岭上人称之为“天堂”的坪沟村,她心里那个嫉妒劲儿整天挂在脸上,板着个脸,对李二楞没有好脸色,也没有好言语,以致招来李二楞的拳脚交加,这架打得好,打到她的心骨眼上了,就鼻子一歪,跑了,跑到坪沟村的胡桂花家里癞着不走了。
   刘大牛是老大,刘二虎是老二。大牛如黄牛般憨厚实诚,不如二虎奸滑。二虎娶到了胡桂花,大牛还是光棍汉一个。眼看着过了娶婆娘的年纪,山里的娃儿不像城里的娃儿,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多得是,他们不怕娶不到婆娘,是在“千里挑一”,而山里的娃儿过了二十五,若还打着光棍,爹娘急得冒汗不说,就拿本人来说,也是急得夜夜睡不着,过了二十岁这个黄金年纪,则注定要打光棍。大牛不是没娶婆娘,曾经娶了个街上的婆娘柯倩倩,订了婚,快结婚了,胡倩倩嫌他人太实诚,就一走了之。
   说他怎样的实诚呢?曾经坪沟传过一个大牛的“光说不做”的段子,晚上,大牛和柯倩倩在坪沟田间小路上听蛙鸣花前月下热恋的时候,大牛说,倩倩,我想亲你一下。柯倩倩脸色绯红,心口砰砰直跳,没有应承。大牛又说,倩倩,我想亲你一下。柯倩倩幸福地闭上了双眼,等待着那人生路上最美好的第一次。路边的蟋蟀为他俩歌唱,荧火虫绕着他俩飞来飞去,池塘里的青蛙更加兴奋,鼓起脖子哇哇地叫个不停,一切都那么美好惬意。柯倩倩的身上散发着青春诱人的气息,秀口饥渴,微微张开,心甘情愿地献上她最宝贵的东西,心胸起伏得厉害,静静地等待着那热烈而又铭记心底的难忘一刻。大牛再一次说,倩倩,我想亲你一下。柯倩倩心中那团炎炎的烈火,顿时被浇了一盆冷水。她杏目怒睁,扭头就走,很气愤,丢下一句话:刘大牛,你就是个榆木疙瘩。
   刘大牛被柯倩倩的话懵成了丈二的和尚,不着东西南北。柯倩倩跑了,悔婚了,爹娘当然要向他过问此事。他说,爹、娘,我说亲她一下,她不愿意,最后还吼骂我一句,骂我是个榆木疙瘩,你们说气不气?
   阿爹阿娘也没得办法,那个年代唱得最响亮的是“废除父母包办婚姻,青年男女自由恋爱”。他们能将柯倩倩如何?只得摇头叹息,大牛啊,山里娃儿的婚姻容不得闪失,闪失了名声,名声就在外了,好事不出门,坏事儿传千里。
   刘大牛受了一些打击,整天闷闷不乐,闭门不出,一晃二十七八了,早超过了山里光棍的年龄,长此下去,或许是闭出神经病,得尽快给他娶个婆娘以解决他的心病。爹娘四处托媒人说媒,无奈,哪家姑娘一听说他前一个婆娘不愿意跑了,就一口谢绝、只字不提了,看来他只有当光棍汉的命了。后来,爹娘放低了条件,娶不到黄花大闺女,捡个寡妇也行,只要能生娃儿就行。谁知,寡妇也不是那么好捡的,哪有那么现成如意的?
   胡大嘴的突然闯入,打破了这家人的宁静,向胡桂花一打听,虽说是破鞋,但没有生娃儿,比寡妇单纯,那组合家庭的日子也是不好过的,况且,大牛若真捡了个寡妇,养的是别人的种,他们一家人心里舒服吗?这胡大嘴是眼前最理想中意的。一家人一撮合,没几天,胡大嘴和刘大牛就滚到一张床上了。胡大嘴是过来之人,谙熟男女之事,她积极主动,把刘大牛调教得服服贴贴。
   李二楞及其家人也来闹过,但强龙难压地头蛇,坪沟村的那方天空不是他胡家岭的天空,想闹就能闹个底朝天的?再说了,胡桂花对李二楞的情况知根知底,打虎靠的亲兄弟,当有外侮时,家里人需团结一致,在对付李二楞闹事儿这件事儿,她还是明辨是非的,胡大嘴是她堂妹子,加上刘二虎这层关系,她们是亲上加亲,她不帮着胡大嘴,难道还帮李二楞这个与自己球不相干的外人吗?
   臭婆娘,你烂心烂肝烂肺,身上烂臭了,爬满了臭哄哄的蛆蚜子。
   胡大嘴,你嘴大,呷(吃)屎喝尿,整桶粪都灌不满你的肚子,要不要再喝点儿?我这粪桶里还有呢,娃儿拉的,挺新鲜。
   去你娘的臭婆娘,你灌屎尿灌了一辈子,少扯上我。
   操你娘的胡大嘴,我就是要灌足你屎尿,免得你饿了过不了奈何桥。
   这妯娌俩儿吵着吵着,咋还扯上了她们的爹娘呢?难道她俩不知道她们的爹娘是谁吗?真好笑。冰冻三尺,非一尺之寒,这妯娌俩咋闹成这样?
   坪沟村有句俗话:亲戚望得亲戚好,家门盼得家门倒。这里的“亲戚”主要指娘家人,“家门”主要指婆家人。不过,对付外人的时候,他们的胳膊肘子还是往内拐,这里说的,是他们的内部矛盾。
   爹娘健在时,主持着公正,手掌手背都是肉,力争一碗水端平,没把小俩口分出去,阿爹刘正德在村上干事儿,全家人都威慑他,他秉着一颗公正公平的心对待每一个人,一家人在一个锅里吃饭,一个屋檐下生活,其乐融融。随着岁月的消逝,力不从心的刘正德已经离开了村上。在他有生之年,他还要把一件事交办完,就是小俩口的分家问题。娃儿大了,终归要离巢。三间土瓦屋,逢中分成两半,一人一间半,老俩口也是一人赡养一个,包括所家什钱财都分成两半,堆放两半的屋里,两老人也是一样,东西偏房各站一个。采取抽签的方法,签儿由他做,当着堂屋祖宗牌位的面儿,写了两张签儿:东,西。他磕头跪拜,双手搅匀后洒落在香案后,然后他站到东偏厦。大牛、二虎亲兄弟,有着血浓于水的血缘关系,打吵之后仍然是兄弟,不计较,桂花和荷花则不同,是隔了层的姐妹,同在屋檐下,难免产生口舌之争,闹矛盾。他让这妯娌俩去拈阄儿,拈到谁就是谁,好坏是她俩自己手拈,怪不了别人,即使将来天平出现了倾斜,她俩也只能咬碎牙齿往肚里咽,怨不了别人。
   刘正德预料的事儿还真在意料之中。桂花拈到了东,荷花拈到了西。这样以来,二虎和桂花就赡养阿爹,阿爹虽过了耳顺之年,但毕竟是男人,地头田间的活儿还能干一些。虽不是满劳力,但也算得上大半个劳力。而阿娘是女人,女人在生产队干活时也只算八分工,而今老了,最多抵上半个工。很明显,桂花和二虎捡了便宜,荷花和大牛背了亏,但能怪谁?要怪就怪她手背,大牛和二虎俩兄弟倒没有意见,自此,荷花和桂花心底里就种下隔阂,面和心不和,放在心里,没表露出来。
   不在沉默中灭亡,就在沉默爆发。胡大嘴和臭婆娘多见面少说话,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大牛实诚,有力气,背就背一点儿吧,每次田间地头的活儿他就多干一些,甚至家务活儿他也干,把阿娘的那半个工抵过来,免得胡大嘴嘴不嘴脸不脸地给脸色,如此以来,天平倒也平衡了。千不该万不该刘正德阳寿短,分家到二虎名下不到一年,得肝病一命呜呼了,所有的安葬费都由二虎和臭婆娘承担,没牵扯到胡大嘴和大牛。可阿娘却成了一个老不死的,而且活了十几年,身体还硬朗,看样子,活过百岁也是有可能的。这样以来,胡大嘴心底里的火山就爆发了,大牛,都是一个奶头吊下来的两兄弟,凭啥让我们白白养活阿娘这么多年?她就闹到了二虎和臭婆娘那里。臭婆娘,凭啥让我和大牛养活阿娘一二十年,你和二虎也得养活、出粮食。二虎不理会她,避开她。臭婆娘则不是好惹的,胡大嘴,当年是你那臭鸡爪子拈的阄儿,想反悔,没门儿。胡大嘴吃了闭门羹,找村上、乡上说理,清官难断家务事,这妯娌俩儿是针尖对麦芒,都不是好惹的主儿,村上、乡下的公家人也没得招儿,你们自家的事儿自己协商解决。能协商得好吗?胡大嘴和臭婆娘天天打天天闹,闹得不可开交、天昏地暗。阿娘没得法,她是罪人,只得以死谢罪,找了根麻绳拴在堂屋的梁上,两脚一蹬,板凳倒下,她也追随王正德去了。吵闹多年的胡大嘴才息事宁人,但在坪沟村也落下了个“忤逆不孝”的坏名声。
   臭婆娘,你家的喜子不得好受,让车轧成稀泥巴。
   胡大嘴,你家的娟子是个千人戳万人操的婊子。
   骂着骂着,这妯娌俩咋还骂起了侄子、侄女来了,太不道德了。可见,这仇恨也非同一般。阿娘死后,天平又归于平衡,吵闹少了,她俩儿碰了面也是各自把脸扭向另一边,不招呼一声,后来的一件事儿,彻底让这妯娌俩儿牛头不对马面。

共 18254 字 4 页 pk10开奖1234
转到
【编者按】乍猛一看,这篇小说就是一篇农村妇女搬弄是非的典型素描,认真揣摩之后,才明白了小说的另一层深意。打工经济的大潮不仅席卷了全国各地,也对农村的安定团结构成了一种隐患。壮劳力被打工经济大潮卷到全国各个城市或媒矿等地后,农村便只剩下了“613899”部队,尤其是年轻的“38部队”的安全问题,更成了务工队伍的后顾之忧。特别是一小部分本来就不怎么安分的留守的妇女,更是形成了一种社会问题。小说中虽然只是让“臭婆娘”和“胡大嘴”这俩妯娌唱了主角,喜喜和英英唱配角,却让读者读出了一股深深的担忧。小说描述的农村现状尤其真实,令人可信;人物的塑造和心理刻画也显得尤为生动,的确是一篇具有乡土气息的小说佳作,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湖北武戈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09140010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9-14 15:28:41
  乡土气息浓郁的小说佳作,欣赏了,问候王能伟老师!
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王能伟        2019-09-14 15:33:36
  谢谢武戈老师的辛勤付出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若海若蓝        2019-09-14 22:09:14
  作者内功深厚,把乡野山村的“沟沟坎坎,丁丁卯卯”刻画的栩栩如生,三分骨七分墨!欣赏,问好秋安!
只码字,不管事,不问事,不惹事。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只留阳光        2019-09-14 22:12:58
  恭喜王老师佳作获精,这次不迟到哦。
只留阳光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王能伟        2019-09-15 06:37:36
  谢谢阳光社长。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王能伟        2019-09-15 06:38:49
  谢谢若海若蓝老师点评。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9-15 08:51:47
 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,祝贺王能伟老师!
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瘦马        2019-09-19 17:19:36
  好文章,学习了。
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孙巨才        2019-09-19 19:57:55
  这篇文章我看了三遍,忠实于农村现实,忠实于真情实感,忠实于农民人性深处的本来面貌,纯天然的写作技巧,无有人工做作的明显痕迹,我心服口服,热烈点赞!
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王能伟        2019-09-20 06:09:18
  谢谢瘦马老师和孙巨才老师赏阅并点评。
共 10 条 1 页 pk10开奖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